isjhsjxhhahq

こんにちは

不需要 有我就够了【翔润】

上篇指路:http://yjx-0125.lofter.com/post/494a55_bb23054

这篇是在上篇基础上的神明side

阅读愉快w









小小的樱井穿着对他来讲还是很重的和服,躲在神明像后,听着来参拜的人说着自己的愿望。
身体健康、工作顺利、所在的体育队伍比赛优胜、暗恋的对象也喜欢自己………

这些真的可以全部实现么?

和服豆丁身高不高懂的不少,觉得有些愿望太扯淡太不合情理。

比如今天早上有个个子高高的人,竟然塞了一张钞票到香火箱里。
这可不多见。
躲在神像后面的小樱井突然兴奋起来,还以为他的愿望肯定是一个很伟大能拯救全人类的那种类型。没想到那个男人拍完两下掌,双手合十后
“神明大人啊,让我在下午的抽鬼牌比赛中赢一把吧!我不想再输了!这白衣服我这次是无论如何不要再穿了!”

………………………    ?




所以小樱井非常困惑,原来他们樱井家的工作就是实现这种不靠谱的愿望的吗?!
这个问题很深奥,求知欲旺盛的他觉得不能拖到明天再解决。

樱井拖着对他而言有点长又有点厚的和服撒丫子就往里屋奔去。和服太碍事,他伸开手臂,腿却不停跑动着。大大的和服随着身体的移动扇起了一阵风,脚掌踏击着木质走廊发出不小的响声。

“翔!穿着和服不准跑动!!”
“是!!”


正坐在父亲面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了父亲,这些人的愿望,身为神明的我们一定要帮助他们实现吗?

父亲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

“推动命运齿轮的人,只能是自己。我们的工作是在他们努力坚持到终点前,怎么都迈不开最后一步的时候,推他们一把。”


身体的健康请平时多注意饮食休息和运动、工作的顺利请上班的时候努力认真别出错、比赛的优胜请练习的时候勤奋小心别受伤、暗恋的人也喜欢自己请加倍提升自己成为优秀的人让对方注意到你。

当时的樱井似懂非懂,但也把父亲的话深深刻在脑海里。
现在的樱井在社会上也摸爬滚打多年,也已经把这句话当作自己在神社方面工作的座右铭。
当身边有人深陷低谷,即使他有转变命运的能力,也不会在暗处当老好人帮别人解决麻烦。真诚地鼓励,温柔地应援,自己独自越过的坎坷才是人生的财富。




“所以父亲,鬼牌什么的,都努力到来神社参拜了,就让他赢了吧。”



————————



小樱井结束了在实家的暑假生活又回到了东京。
樱花飘过不知几载,当年拖着和服走的孩子现已成为穿着西装在会社里主持会议的立派大人。


实家因为工作在东京也回得少了,可是他还是每年抽出一段时间回去看看,靠脸和口才不动神色地拉了不少御守生意。
有同事要去大阪旅游时,他也会很自然地卖个安利。
“小时候拜过呢,挺灵的。”

确实是小时候啊,确实很灵啊。
那个男人第二天就来还愿了,说什么终于不用穿白西装了太棒了。 
就是赢了的意思咯? 樱井莫名自豪。



就是说这话的时候后背凉得慌。一回头就看到是隔壁县的神社少东一直瞪着他。

怎么了怎么了!都不是本地的神社,公平竞争啊!你不是也安利了松本去你们家神社买御守啊!




说到松本,樱井低头一笑。

这是个可爱的后辈啊。



————————



松本刚入社的时候因为长相也是火了一把的。
樱井不予置评。长得好看的人有些是靠脸吃饭,有些是靠脸加分。
因为就在隔壁,工作上的接触必不可少。一段时间下来,樱井把松本归为后者。
认真克己,近乎完美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有点小固执。不过做他那行的,固执有时候也是优点。

在不止一次目击到松本对吉祥物散发的爱意后,樱井把他从可靠的后辈划到了可爱的后辈。


也不是没在意这个可爱的后辈对自己投过来的次数过多的目线。
樱井神明有点小膨胀。


工作上合作接触的次数变多后,他们很自然地交换了mail地址,还一起去了两人都有兴趣的店吃饭,很多次。







「他太可爱了!」
樱井倒在床上捂脸。

饭后散步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公园,有个小孩子的脚踏车像是遇到了什么障碍,松本快步向前扶着孩子一起绕过了这个对孩童来说的大魔王。告别了蹬着小脚踏奋力冲锋的小勇士,松本回过头对他歉意地笑笑,跑回来
“樱井君久等啦。”
不不不,一点也不久!
松本的这一系列的举动狠狠地戳了他的好感点,这让他很恍惚地盯着松本那小得过分的后脑勺。
“天使啊…”

工作能力突出,又那么温柔。
真是个优秀的人啊。


这么优秀的人,能遇见真是太好了
能喜欢上
真是太幸运了。




樱井靠着一顿自己请的炸鸡套餐,就从可靠战友A桑那里挖到了消息,松本君非常崇拜自己。
这太棒了不是吗! 
心中的和服小人们拉着手转圈圈。

可接下来的一个月,松本却对自己冷淡了不少。
邀他一起吃饭被拒绝,工作合作上扯了点别的马上就被拉回来。

说好的崇拜自己呢?
樱井非常困惑。





下一项工作的文件松本担当的部分出了很严重的错误,松本被移出了小组。
樱井看着心疼也没办法。本来嘴角永远洋溢着灿烂笑容的松本现在脸上黯淡无光。
「我是神明!」  樱井握拳

「可我现在不能帮他。」



————————



每个月要回实家的日子结束后,樱井都会穿着和服隐了身在东京都里晃晃。
没人看得见他,对樱井来说一个月的密集工作之间有这个放松自己的项目让他很受用。

那天天气很奇怪。早上还很晴朗,到了下午突然就下雨了。
神明大人不用撑伞,打个响指就能让雨不沾身。
看着周围纷纷拿出伞的人们,神明大人脚步变得更加轻快了。

然后在转角就碰到了提着大号塑料袋的松本君。


轻快的脚步瞬间凌乱起来。

松本君,他喜欢着的润,脸上挂着难过的表情。更重要的是,他没有伞。


一向稳重的神明大人瞬移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伞,却在靠近他的时候犹豫了。
自己穿着和服,这会吓到他的吧?
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他的同事,穿着纹付羽织袴,在大街上走……
脑子转得快的樱井急中生智:
用小法术把自己的脸换了就好了呀,反正丢脸的不是自己。

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再想下去松本就要感冒了!

神明大人马上换了一张今天自己躲在神像背后听愿望时看到的一张男性的脸,现了身,给松本送伞去了。


“呼…………”
樱井倚在墙上呼气,总归把伞送出去了。可是松本那双没什么神采的眼眸却让他的心被狠狠揪住。

润君最近调子不好吗。


于是聪明的神明又请了自己的可靠战友A桑吃了炸鸡套情报。
“松润最近可倒霉了,你说他是不是被什么缠住了?”战友A桑嚼着炸鸡口齿不清,“不过小和推荐了他们家的御守啦,小和那么厉害,松润马上就会好的吧。”

被什么缠住了…  樱井若有所思
二宫家的御守…          嗯……
嗯?????????

“二宫神社?二宫和也让润去买他家御守了??”
A桑叼着炸鸡点头。


大意了大意了!让二宫这小子赢了一局。润还没来过我家神社呢!
樱井开始揪衣角。

“翔酱别方,你这个月的营业额比小和高好多呢,他昨晚都和我抱怨过啦,松润买二十个都赶不上你家神社的数量。”

虽然这个月自家神社的御守销售额遥遥领先全国的各家神社,虽然大阪的堺市是比你千叶的船桥远,虽然他们是一个部的...
樱井能想出一百个理由让自己释然


可是…   可是

那个人是松本润啊…。




————————



突如其来的大阪洽谈像是给了两个人独处的机会。


大阪啊,真想让润也去我家看看。

再向他表白,再向他表明自己的非人类身份,再………

可是樱井连跨上公司专用的车都不敢。
怕松本还是那张冷漠的脸,怕他挑起话题又被打断,怕松本拒绝他“我和前辈很熟吗?”

第一步啊,连拉开车门这第一步你都犹豫,樱井翔你真是没用。




做足了心理准备上车时就看到松本抓着紫色的御守念念有词。
御守,樱井眯起眼睛
真刺眼啊。




工作的提早结束是意料之内,早在来大阪的车上就埋好的铺垫现在正是时候!

“昨天打电话确认了下,家族都在国外旅行,回去了也没人啊。”
趁对方还没组织好语言,
“松本君对神社感兴趣吗?”


真是糟糕的话题转换啊。扶额。





总算结局是好的,松本真的跟着他去了自己真的实家。


其实樱井的计划是在神社门口就坦白的。

自己是这个神社的主事者,神社后面的屋子里住着爸爸妈妈弟弟妹妹,作为神明听得见来参拜的人心里的声音…………

可是松本径直走了进去,这让樱井慌了手脚。


幸好他能听见松本在神像前对愿望的默念。
听着小奶音讲着家人、友谊、工作,听到船梨精时樱井低头失笑
真的很可爱啊。


这么努力又可爱的人,在听到自己告白后,会怎么样呢?
脸上会变得诧异,静静地退到安全距离外,“我一直把樱井桑当作前辈来看待……”
这句话就等于判了死刑啊。
又或者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惊恐地看着自己,快步离开这个神社,从此把他当怪物看待…………

不要再想了樱井翔,他是你的同事,他或许就根本不喜欢你,你的一厢情愿在他眼里根本没有价值,你只能默默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守护着他。


樱井抬起头,怔怔地盯着他的后脑勺。

上次盯着他的后脑勺看是什么时候?
啊,是那次在公园散步。就是那时候自己就开始喜欢他了吧。



樱井松开被汗浸湿了的手掌。

我是神明,我的工作是在帮助那些努力到极限的人。

现在,是该推自己一把了!

不要想后果,把自己的心意说给他听。

樱井向前迈了一步。

不管他以后怎么看我,我得先把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传递给他!






“请、请让我一直在翔君身边。”






脑子一片空白
眼前的背影却愈发清晰


从未体验过的欣喜和激动刹那间在胸腔里炸开













“会的哟”



“我会一直都在。”









番外

凭着和服袖子长把整个人包在怀里的樱井神明心里非常爽
带着恋人参观了神社后面的屋子,就是自己小时候住的地方。
可是自家恋人非常好奇神明的生活,觉得神明住的一定是闪着圣光的纯金房子。敲破他不切实际的幻想后的羞耻炸毛样子真的是……
好萌啊!!!!

神明大人流着鼻血傻笑。


可是傻笑的神明大人心里还是有根刺没拔。
那个御守 紫色的那个 船桥的那个!


趁松本去院子里逗猫,小气的爱吃醋的樱井神明快速地在包里找到了这个其实什么错都没有还帮松本提升了运气的心愿成就君。
手指一挑,心愿成就君就消逝在空气中。



有我了还要什么御守啊,哼





————END————




昨天立的flag拔掉啦哈哈哈哈哈

这是我那天早上醒来突然想到的脑洞
想着这脑洞真不错啊就写了上一篇

写着写着觉得得加个神明side

其实和服翔给润送伞那里上篇埋了个小伏笔w



最后心疼下在船桥的二宫君
nino你看你要上映画了就别不开心啦~


谢谢观看的姑娘们,爱你们哟【蹭 


年轻人 我觉得你需要个御守【翔润】

谢谢大家点开这篇故事

神明s x 职员j

简单来说,就是船桥的一家神社和堺市的一家神社抢生意的故事。

 

 

 

 

“所以J啊,去买个御守吧。”

松本速度不快但也还算敏捷地逃过了二宫慈爱的摸头杀。

“可是我觉得御守也镇不住松润现在的霉……”

二宫从一边收回来的手又眼疾手快地拍上了另一边人的头。

事件的当事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也默默地站了相叶的队:觉得御守并没有卵用。

“不!!!”二宫极力争辩,“J你相信我,神社里的神明大人一定会保佑你的!”

 

 

东京都居民松本润先生,现在站在千叶的土地上,怀疑人生。

 

从上个月开始,写作生命道路上的坎坷读作倒霉的小鬼像是缠在了自己身上:重要的文件的重要部分核对时出错,被上司说了一顿:出门去超市,回来的路上就下大雨,被淋得狼狈幸亏有一个穿着和服的好心人送了自己一把伞;回到家直奔阳台,几盆小盆栽也因为自己出门前没关窗被大风大雨刮地七零八落……

松本坚信平时自己的疏忽大意是造成最后结果的最大因素。可是下班后与亲友们的小酌中提到了这个,其中一个猫唇的亲友却和自己说去神社拜拜神明买几个御守,还顺带推荐了在船桥的二宫神社。

“你家开的么?!还带打广告的。”

“对啊,我家开的。”竟然接梗了。

松本耳边仿佛轰隆隆的火车开过。过多的酒精已经使他的脑子迟钝,便敷衍地答应了。

“就当是心理的一个安慰嘛。”眼睛闭上时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安慰……吗?  不需要。是我自己的原因神明大人什么的我可是无神论者!

 

“啊…紫色和红色啊…哪个好呢”松本站在卖御守的台子前认真地纠结。

我怎么真的到神社里来了!!!!!我是无!神!论!者!啊!!

‘啪、啪’双手合十,虔诚地向神明大人诉说自己的祈求。仿佛已经轻易地丢掉了自己的设定。

 

松本无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包里放着刚买好的紫色的700円心愿成就御守。下台阶到一半,回头看了看神社。

神明大人啊,那就  拜托你啦。

 

 

 

月曜日的会社,总是充斥着一股我的周末呢快把我的周末还回来的颓废气息。当然也有一直元气的同事用非常元气的嗓音说着无比元气的“早上好”。

“早上好小和!!!!周末去哪里玩儿了吗?”

“早上好…游戏、家里。”

“哎呀周末要出去玩儿才叫周末嘛!下周末我带你打棒球……啊!早上好松润!周末去玩了吗?”

“早上好相叶酱。周末去了趟船桥。”

船桥!!散发着周末就是游戏啊别拖我出去气息的二宫眼睛一下子亮了。

“船桥?你买了御守?”

“早上好nino。没错,听了您的话去见了神明大人,然后在那里买了御守”整着资料的松本看了二宫一眼,加重语气以示强调“二、宫、神、社。”

二宫眉开眼笑接话到“去了我们家啊。没事,J,你的烦心事马上就飞光光啦”

 

“我看你的工资也快飞光光了。”上司突然出现在二宫身后,吓得他快跳了起来。

“别啊头儿,”二宫抚了抚受惊的小心脏,刚想说什么就被上司打断。

“我们会社现在有意向在大阪开分社,需要有人去当地考察。上面暂定我们部出一个人,隔壁销售部出一个人。”

“销售部啊。”“有好多美女呢~”“真棒,不知道让谁去。”

松本撇撇嘴,最近因为自己的重大失误,让上司也受了点牵连,大概这回轮不到自己了吧。其实刚刚一听到要和隔壁部合作,心中一个人的剪影马上浮了上来,“隔壁的…”

“松润!”上司的目光射了过来,“你去。”   正在低头整东西的松本社员•懵

“上次的失误不要再想了,谁没错误过,这回好好把握。”

松本呆滞地点点了头。

“隔壁会派樱井君和你一起去,年龄相仿,能力都强。我觉得你们两个去再合适不过。”

 

 

樱井君啊。  松本透过玻璃窗,看到隔壁间穿着西装的男人捧着文件像在向人解说着什么。两人之间的玻璃窗变成了户外阳光的碎影,清新的草地,漫天的樱花,洋洋洒洒地飘在空中,飘到了松本心里,扫过最柔软的地方。被得体西装包裹的身躯顿了顿,缓缓地转了过来,然后…然后…….

“J !!!!!!”小尖嗓冲破云霄。

“啊!啊怎么了nino!”快速把头扭了回来

“叫了你四声啦!看隔壁樱井前辈工作开心吗?”

“你你你说什么呢!我没…没……”

“哦,那换个问题。和你家樱井前辈一起出去工作开心吗?”

“……”松本把玩着自己的镯子,过了一会儿,一道小到听不见的声音“开心...”

 

樱井翔是比松本大两届的前辈,刚进会社就听到有人说这里有个又帅家境又好还是名校毕业的樱花桑。小姑娘kyakya叫,说着是我男朋友就完美了云云。当时的新晋社员松本君不可能对这个人没半点兴趣,况且姓氏这么浪漫,周围人讲的多了,他就按耐不住体内的好奇问了当时还不熟觉得有些高冷的二宫桑。

“樱花?樱井吧。那个溜肩,谁说溜肩穿和服好看的!”

松本头顶???

旁边的相叶君插话进来“翔酱啊,人很好哦,工作超级厉害的。”

“拉生意的能力确实一流。”二宫望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销售部确实需要拉生意厉害的人在嘛。”松本一本正经的为隔壁销售部王牌正名。

 

后来的日子里,樱井和松本在工作方面接触了很多次,在茶水间,电梯这样的地方两人也碰到了好几回。再后来,自然而然地交换mail地址,自然而然地一起去食堂去外面的餐厅吃饭讨论公事,自然而然地……

也太多自然而然了吧!!在松本意识到之前,他和樱井前辈的关系已经略微超出了普通朋友的范畴。而接下来一个月,扣了倒霉帽子的松本觉得还是少出现在前辈面前比较好。

万一自己正霉着被他看到了怎么办?!

 

要去大阪的日子将近,松本也渐渐从倒霉的泥沼里爬了出来。多亏了二宫神社呀,他暗暗想。

出发当天,松本坐在公司配给的车上,从包里找到了那枚小布符。‘我已经不是那个倒霉到没朋友的松本润啦!我现在可是买了御守好好的拜托过神明的松本润!’  松本捏着紫色御守给自己打气,毕竟接下来要和自己憧憬的前辈一起工作,单独工作。“单独”二字粗体划线闪闪发光。

樱井上车了,坐在了松本相邻的位置上。

“松本君早上好!”对方眉眼弯弯地向自己问好。

“樱井君早上好!!”赶紧把紫色布符藏进包内。

 

接下来的车内时光两人一路无言,像是看不下去的司机先生打开了车载广播听起了音乐。

可能前辈根本没有在意自己这段时间对他的“冷落”,松本想到,平时樱井桑对谁都彬彬有礼温柔体贴绅士风度,对自己和对别的什么人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吧。自己单方面的“冷落”肯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很难搞的后辈,他那边也想着幸好自己先疏于联络什么的。心烦意乱的松本望望前面开车的司机先生,他对司机先生也是那种刚好的态度吧。想到这里,松本注意到,无论车怎么颠簸,他和樱井君都被完美地控制在了一定的距离上,这让他更变扭了。

 

“润君的实家在哪里呢?”

“东京都。樱井君呢?”有小脾气的他竟没发现称呼的变化。

“我在东京出生。”樱井顿了一会,“父亲辈以上都在大阪生活呢,严格的说,我的实家是大阪。”

“欸?那这次樱井君岂不是可以回次实家?”松本眨眨眼,“放心,我会对boss保密的,抽一天回实家看看吧。”

“实家啊…”樱井把手从口袋里抽出垫在脑后,嘴角扬起了幅度,“去看看吧。”

 

 

在大阪的工作顺风顺水,大阪方面本身就有这个意向,再加上来洽谈的两人工作能力都十分出众,设立分公司的考察工作提早一天就完成了。

“樱井君可以有时间去实家啦。”松本提醒到。

“啊,实家啊。”樱井挠了挠头,“昨天打电话确认了下,家族都在国外旅行,回去了也没人啊。”

松本正在酝酿安慰他的话,樱井的下一句话让他楞了五秒。

“松本君对神社感兴趣吗?”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短短一个月不到已经有两个人向他推销神社了!也太巧了吧,难道前辈的下一句话也是让自己买御守???

“听人说这个月松本君的运气不行呀。”樱井笑笑,“要不在我熟识的神社里买个御守避避邪?”

天哪!我可以去当路上摆个玻璃大球的预言师了!松本内心咆哮到,怎么,我看起来五行缺御守?

“听谁说我运气最近不怎么样的啊哈哈哈”干笑。

“爱拔酱啊,他上回和我一起喝酒提到了。还提到了二宫推荐了你一家船越的神社御守,你有去买吗?”

连这个都被他知道了!!!松本内心已经把相叶的兔子形象魔法攻击了十万次。

“没有哦哈哈哈,我不怎么信这种呢”继续干笑顺带把上个周末去船越的自己狠狠地打脸。

“那我们去这家神社看看吧,松本君相信我,这家很灵的,我小时候求过的,特别准!”

“真的吗,那我们明天就去看看吧。”樱井的脸被夕阳照着,脸上的绒毛都是那么温柔,松本十分快速地答应了。

没办法,颜控,加背景buff。

对比了下自己对樱井和对二宫同是神社请求的态度,松本在内心对二宫说了一句不带有什么歉意的抱歉。

 

 

 

 

因为他们的辛勤工作而多出来的这天清晨,松本站在前面的人后头,瞠目结舌地盯着神社的名字。

樱井神社。

 

什么啊!松本小人掀桌。两个人都向他推荐了神社是没错,可是两个人都向他推荐了自己姓氏为名的神社那就有点……太巧了吧。。。   

松本小人把桌扶正,然后再一次掀翻了它。

 

站在前面的樱井回过头来看着他笑,“怎么了?”

“这是你们家的神社么?”

“是啊,我家的。”十分坦荡。

 

怎么连对话都似曾相识啊!! 可怜的桌子被松本功夫小人一掌劈成了两半。

 

“哈哈哈,前辈你可真会开玩笑。”松本径直走了进去,樱井看着他的背影默默跟上。

松本在侍奉神明像的前面停下,歪头看了看,回过头对离自己还很远樱井喊道

“真的灵吗?”

“相信我,润。”

 

松本没有理会也没有吐槽对自己的称呼,相反,心里还有点小雀跃,内心的小喇叭正在无限回放刚刚的“润。”

他正了正色回过头投了硬币,拍了两下手掌,双手合十,认真地许下了自己的心愿。

家人都健健康康,和朋友们的友谊长长久久,工作顺利,船梨精多来我家附近搞活动,…………………….

请、请让我一直在翔君身边。

松本睫毛颤抖,没有底气地向神明大人表明了自己最后一个贪心的愿望。

 

“会的哟。”眼睛还没睁开,耳边就响起了一阵磁性温柔的声音,是他,是松本最喜欢的,翔君的声音,“家人都会健康,友谊不会消散,工作会很顺利,船梨精会经常来,”

“我会一直都在。”

 

 

 

 

 

松本睁开眼就看到了身穿一身华重和服的樱井翔。

“樱井桑…”眼睛里像是进了一片湖泊,语调不稳地开口

“叫翔君。”

 

神明大人修行多年,用自己里三层外三层的和服袖子把自己最珍贵的宝物藏入怀中。

 

 

 

 

 

 

 

松本在厚重的和服里闷得透不过气,听到樱井说“润啊,你买几个御守回去吧”

“我才!不给!你!增加!营业额!呢!!”

樱井在和服底下的肩吃力地耸了一下。没关系,御守算什么,我都在这儿了呢。

 

 

同样一身华丽和服的二宫和也神明大人气得直跺脚“抢我御守生意就算了,抢人算什么啊!!!”

 

 

 

————END————

 

 

大概会有个神明大人side

第一次写文幼稚园文笔求不嘲笑

撞梗请马上和我说

神社里的设定都自己编的,感情线说来就来从不打招呼

        我们神明大人篇见(挥手